第四千零四十二章 该出血了_神话版三国
二南宫小说网 > 神话版三国 > 第四千零四十二章 该出血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千零四十二章 该出血了

  至于张任的安危问题什么的,这就完全不需要考虑了,张任那可是堪称神仙一样的名将,至少在场大多数的将校都认同张任乃是营地之中仅次于皇甫嵩的名将。

  更何况就算是真的出现了意外,他们的核弹头大营,也足够拿来阻击罗马,换家而已,绝对不亏!

  “诸位,此次奋勇向前,夺下罗马营地,我等换一个驻点,并且切换为永固前沿堡垒,以后就有城池居住了!”皇甫嵩神采飞扬的对着所有的将校招呼道,在场的将校,这一刻无比的激动!

  没错,住了这么久的核弹头大营,可算是能换一个地方,而且想要建设永固前沿堡垒,那就一定要从之前的伏尔加河前线营地搬出来,否则甭管是谁,也甭管多心大,都不会在之前的营地上直接修建新城,毕竟作死也不是这么作的!

  “诸君请同心戮力!”皇甫嵩高声的招呼道,全军将校士气昂扬。

  毕竟东欧战场的冬季是很难熬的,哪怕他们在这边建设了三四年了,可由于审配当年的设计,他们一直没有建成永固性的堡垒,而是半永固的营地,这样的设计导致他们在冬天的时候,无论如何都无法避免还是需要住冰堡营帐。

  哪怕有不少的保暖设备,以及各种取暖的设计,可是和真正的城池比起来差的还是太远,哪怕是一座小城,至少在资源储备足够的情况下,冬天有火墙,土炕这些真正让人能睡个暖觉的好去处。

  现在这种半永固性营地,怎么可能会有这种好地方,哪怕是以皇甫嵩的地位,也只能说是依托蚀刻技术,尽可能的做好一切保障,和城内那种一切都安排好的情况完全是两码事。

  皇甫嵩轻易的靠着这种手段将原本就高昂的士气煽动了起来,让所有的将校能以更为积极主动的方式应对接下来的战争,也让麾下的士卒更为清楚的认识到这一战所能带来的益处。

  皇甫嵩好歹也是身经百战了,很清楚很多时候士卒要的东西和将校需要的东西完全不同,但偶尔出现双方的目的高度重合的时候,那便是集团战斗力最大化最好的机会。

  就像现在,冬天的暖和的居住点,是所有将校的需求,东欧终归是苦寒之地,哪怕有再多的保暖设备,也比不上在冬天的时候能躺在有火炕的大房里面,盖着厚实温暖的棉被,美美的休息一天。

  这个需求是共通的,所以这个目的是能传递下去的,而数万人统一的目的和信念,那意味着更强的执行力和更强的战斗力。

  当天这一消息便成功传递了下去,皇甫嵩笑而不语。

  “车骑将军,这样会不会有些不太好。”许攸在之后略有些担心的询问道,虽说他知道皇甫嵩的目的是什么,但这个目的并没有那么容易达成的,他又不是那些容易糊弄的将校,才不会相信佩伦尼斯派遣十多万人袭击汉军营地这种鬼话。

  佩伦尼斯的心得多大,才敢在面对皇甫嵩的威胁下,将主力骨干调走,将性命寄托在对手的手上?哪怕再有默契,也不可能的!

  “你认为罗马的顿河营地拿不下来?”皇甫嵩直接道出了许攸心中想说的话,许攸闻言点了点头。

  “其实,我也不觉得能拿下来,但从之前的情报上能看出来一些其他的东西,比方说佩伦尼斯非常看重我,而且在他的判断之中,张镇西的实力比我认知之中的张镇西更强。”皇甫嵩心态平和的说道。

  这点许攸倒是能理解,毕竟十多万人马出顿河营地,就算要伪装起码也要有三四万人才行,也就是说佩伦尼斯起码安排了三个鹰旗去锤张任,而且按照之前的情况推断,大概率是四个鹰徽。

  皇甫嵩认为是三个,而佩伦尼斯派了四个,以两人都是以胜利为目标进行作战的思路,那么结论就很明确了,佩伦尼斯眼中的张任,明显强过皇甫嵩眼中的张任。

  然而佩伦尼斯和皇甫嵩的指挥能力,基本在伯仲之间,那这里就很有点意思了。

  “也就是说将军是倾向于佩伦尼斯的判断,而认为自己失误了?”许攸听完之后皱了皱眉头说道。

  “是的,最了解你的其实是你的敌人,我对于张镇西实力的了解,恐怕还真不如佩伦尼斯。”皇甫嵩并没有否认事实的意思。

  毕竟皇甫嵩对于张任的了解是从战报上去认识的,而佩伦尼斯对于张任的了解是从战损上认识的,前者是了解,后者直接是专业分析,所以皇甫嵩是倾向于佩伦尼斯的判断。

  “也就是说张将军基本不可能守住营地是吧。”许攸已经明白皇甫嵩在想什么,他想卖掉一场看似损失惨重,但实际上战果能接受的战争,败一场,作为一个交代,平复一下东欧的局势。

  “佩伦尼斯既然安排了如此队伍去对付张镇西,那想来也是做好了准备。”皇甫嵩神色平淡,“所以我这边反倒没什么好打的,恐怕又会是尼格尔退场时的打法,只不过这次,佩伦尼斯扮演我的角色。”

  也就说所谓的,虽说我的实力不足以应对你的主力,但是你的攻击没有高到打穿防线,就只能磨,过多的生存防御性质的军团,会使得双方都被迫进入拉锯战,而高防御高生存的军团,在拉锯战之中的损失会逐渐的趋于可控。

  就跟两个坦克军团碰上了一样,一方的攻击虽说高一些,另一方面的攻击略低一些,但只要双方的攻击都无法打穿对方的均值装甲,那么攻击上的优劣势,其实是没有什么意义的。

  除非是某一个的攻击能击破对方的装甲,而另一个无法击破装甲,那战争就会朝着靖灵卫转的精锐盾卫军团,殴打同为顶级防御兵种的由尼兰詹率领的帕陀甲士,直接会变成一面倒。

  达不到这种程度,那战线很有可能打一天,双方损失不过百。

  “现在卖掉营地有些不太值得。”许攸有些可惜的说道。

  “现在如果还不卖掉营地,那就只能损失兵力了,二选一的话,这个让人一直很难受的营地,还是卖掉比较好。”皇甫嵩非常果决的否掉了许攸的最终建议。

  许攸沉默,审配建设的这个营地,不提建设材料的问题,其他方面已经非常优秀了,现在就这么毁掉的话,确实有些可惜,只是皇甫嵩的话,让许攸不得不评估局势。

  “卖掉营地,接下来的战争就会又趋向于可控,但是不卖掉营地的话,总的有人要站出来给之前罗马损失的公民进行买单。”皇甫嵩看着许攸,神色不动,他知道许攸能理解,只是有些过不去坎。

  在皇甫嵩看来,许攸总是想着利益最大化,可想要利益最大化,你的实力要能达到,起码要有让对方顺从的力量,然而现实是他们这边力量不足,那么当断则断。

  本来要是没有之后的事情,天变之前袁家和罗马的战争结束,那些罗马公民的损失,也就不需要袁家来承担了,也算是画了休止符,到此告一段落。

  可问题在于,袁家和罗马的战争并没有停止,那么上一阶段的公民损失就需要袁家来承担。

  哪怕上了战场就有被杀死的危险,罗马也不可能漠视公民的损失,少一点,还可以说是战争必然的损失,可规模被拉到以万计算之后,哪怕期间消耗了更多的欧洲蛮子,罗马好歹也得计算一下的。

  “不可能将张镇西赔上去,我们汉室可没有那种使人于危难之地,急而弃之的惯例。”皇甫嵩看着许攸神色平静。

  许攸点了点头,没说什么,这是汉室的惯例,外战是不能放弃任何一个人,内战是内战,外战是外战,这是两码事。

  外战只要确认己方军团还在作战,那么其他军团就有救援的义务,实力不足可以收缩,但是你不能跳出来说不救,至于更过分的将自家的将校卖掉什么的,更是不可能。

  “今使人于危难之地,急而弃之,外则纵蛮夷之暴,内则伤死难之臣。此际若不救之,匈奴如复犯塞为寇,将何以使将?”皇甫嵩幽幽的说道,“打不过是实力的问题,可放弃自己人那是心气的问题。”

  “实力不够可以培养,几千万汉人还能没有能打的?可要是心气散了,别说几千万人了,就算是几亿,甚至更多的,也只是一触即溃。”皇甫嵩的声音并不大,但却是直击许攸的心灵。

  在皇甫嵩看来,现在力弱,就不要想着全都要这种事情,既然投降派当不了,骑墙派也当不了,那还有什么说的,本着存人失地的态度去作战就是了。

  “去给仲国公发信,让他将之前说的那些建设新城的东西准备好。”皇甫嵩摆了摆手说道,他皇甫嵩该出的力出了,袁家作为坐地户,也到了该出血的时候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2ngon.com。二南宫小说网手机版:https://m.2ngon.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